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 美考资讯 >> 内容

西安艺考:中学老师落榜生拿回扣帮拉生源

  核心提示:罗家寨村,是西安为数不多仍'健在'的城中村之一,它也因为艺考而贴上了独特的标签。艺考能拉动一些地方出现消费高潮...


罗家寨村,是西安为数不多仍"健在"的城中村之一,它也因为艺考而贴上了独特的标签。


艺考能拉动一些地方出现消费高潮

走在罗家寨村里,除了星罗棋布的艺考培训机构招牌,还有个很有趣的现象:这里的小宾馆、招待所的名字很特别,"西安状元招待所"、"新科招待所"、"群星招待所"……带着鲜明的"艺术人生"烙印。

"我们这季节性很强,前半年最少一半房子都是空着的。到了后半年,能租个七八成,等艺考那一段时间,基本上天天爆满。"西安状元招待所一位工作人员说,这很明显是沾了西安美院的光。这个缩影折射出了艺考带来的巨大经济效应。

根据中国艺术人才网等信源统计显示,2002年至今,全国艺术类专业高校从不足600所发展至1600余所,艺考生从3.2万人激增到近百万人,占全国高考生源的10%左右,在有些省份甚至超过20%。

艺考热的升温,不但使得正规和不正规的艺考培训机构受益,甚至催生出一种"艺考经济"。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每年到了艺考季节,像罗家寨这样毗邻考点的地方,会迎来一波区域经济的爆发式增长。

"吃饭的、住宿的、卖文具器材的、理发化妆的都能大赚一笔。"罗家寨一家临街小商店的老板说,那是村子一年最热闹的时候,"小广告贴得到处都是,人人都能挣到钱。"

有山东媒体曾报道称,潍坊市作为艺考大考点,辐射力极强。不但山东省内的部分考生,甚至福建、江苏、天津、辽宁、吉林等18个省市的考生,都到潍坊参加考试。参考人数近年来已达40万以上,拉动消费超过2亿元。

艺考机构每年在高考现场"拉生意"

昨日是全国高考拉开帷幕的一天,也是艺考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的开始。

作为一家有正规办学资质教育机构的负责人,邬新明坦言,"这个周末我会很忙。"参与不止一家无证办学机构经营的业内资深人士王东也说:"这是一年业务最关键的节点之一,我手上的人都撒出去了。"

高考期间,艺考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与复读班的工作人员一起杀入候考大军,在不触动家长神经的前提下主动搭讪、推销自身,有人直接将传单往走出考场的考生和在考场外等待的家长们手里硬塞……这是每年都会固定上演的桥段。

"名校名师讲课,协议保过"、"零基础上名校"、"圆你艺术梦、圆你名校梦"……培训机构的宣传资料四处飘散。

"这个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王东说,现在培训机构间的竞争已经不仅局限于教学质量和宣传营销。"现在有实力的,都把艺考培训做成了'一条龙'服务,光考前这一块,就包括考生住宿与餐饮、专业课程强化辅导和考生托管等,甚至还有考前心理调试。"他说,谁越能提供服务,谁越能拿下家长。今年1月份艺考季,光延安一地,他就租了3辆大巴车供家长和考生往返。完备的服务对应的自然是高额的备考费用。

在校生办班,变身开奔驰的高富帅

"你要干这行,老师教得好不好都是其次,要是招生环节没操作好,你就直接输在起跑线了。"陈聪(化名)今年21岁,西安某艺术高校在校生。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家艺考培训机构负责人。

家庭经济情况并不算很好的他,开着一辆新款奔驰C200L,衣着光鲜、出手大方。"车是今年3月刚提的,我前年就有车了,不过是小破车,已经卖了。"能变身高富帅,陈聪靠的是艺考培训给他带来的丰厚利润。

"学生就是金矿,学校老师就是找矿人,你想挖到金子,肯定要把给你找矿的人维护好。"从大一入校就嗅到了商机的陈聪,拉着几个同学,开起了工作室搞传媒艺考培训。一开始,他致力于挖掘朋友圈、熟人圈和母校的学弟学妹。后来,在母校一位老师的"指点"下,他变换了"经营思路",开始专攻学校老师。"给现钱,你给我拉一个生源,直接结算学费的一半。在这期间,过节送礼、请他们吃饭喝酒,甚至去娱乐场所消费,反正看碟下菜,绝不怠慢。"

他的经营思路似乎是找对了,业务开始井喷增长。原先租的一百多平方米的单元房不够用,在一家单位的旧办公楼租下了一整层,招牌也从"工作室"换成了"艺术学校"。鸟枪换炮的陈校长发出的名片,黑底白字带喷绘,质地和设计感极强,"一张要6元。""今年我打算发展一下陕北陕南的市场,在当地找个有教育资源的招生人,帮我运作。"创业三年,陈校长的事业方兴未艾。

帮画室拉生源,落榜女生年赚近20万

陈聪的成功绝非孤例,在调查过程中,华商报记者得知的类似的励志故事还有很多。

来自蓝田的90后女孩杜莎莎(化名),父亲是教职人员,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非专业画家。耳濡目染,她从小就将美术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然而五年前高考,她遭遇滑铁卢。杜莎莎来到西安,在美院附近租房住下,在美院老师开设的"画室"开始"校外修行"。

"上了半年多,我知道了很多办班致富的例子,我也想做点什么,赚些钱,减轻父亲的负担和自己的负罪感。"于是杜莎莎发动同学拉生源,"第一年我帮老师拉到了11个学生,拿到了96000元的分成,除去给介绍的同学提成、请吃饭、送礼物,自己到手的有80000元左右。"

杜莎莎从城中村搬入了心仪的商品小区,一付就是一年房租,还给爸妈报了个新马泰旅游团。"过年回家,给弟弟压岁钱5000元,其他几个亲戚的孩子都是500元。"亲朋们交口称赞,说她有出息,自己上学还能赚钱。高考失利的阴霾与嘲笑声荡然无存。杜莎莎更加努力,不但继续维护自己的关系,还用上了父亲在当地教育圈、文化圈的资源,第二年,她赚了将近20万元。如今,她早已不再去美术班上课。她的老师给了她股份,她成了"合伙办学人"。她还与人合伙投资了一家艺术咖啡馆、一家冒菜店,每天开着自己的MINICOUPE往返在两家店和美术班之间。

大家都有钱赚,所以大家都有热情

邬新明说,这些没有合法资质的艺考培训机构,成本低廉、利润惊人。"假设只是个30人的小班,每个学生收费18000元,一个艺考季就是54万。一个老师的课时费300元一天,一个月不到1万,就算3个人换着教,5个月也不过十来万,加上几万块的房租,招生费用20万,自己最少还落10多万。"的确,利润率超过20%的生意,在如今的经济环境下,似乎并不多。但最赚钱的,并不是机构,而是无本万利的"掮客"。王东说,那些中学里的艺术课老师,是这个利益链中拿份额最多的角色,"我告诉你个例子,商洛有个美术老师,每年给西安各家培训机构能输送上百名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艺考培训、尤其无证机构的收费定价颇为"人性化、区域化"。"陕北经济情况好,收费最高,西安本地的低一些,陕南的最便宜。陕南的3000多元就行,陕北的就得6000多元。"王东说,即便如此,那位商洛老师的年收入也有数十万元,"他还在他们学校附近盖了一栋8层楼,自己收学生带。"

参与艺考招生的高校也不亏,按全省30000人报考艺术类专业算,为了广撒网,多数考生平均会报考5所学校,每所学校收取的报名费不等,按200元计算,每年陕西艺考产生的报名费就超过3000万元。

除了考生每个参与者都能赚钱。大家都有钱赚,所以大家都有热情。高校有专业的扩招,没专业的开设;中学老师"用心良苦、谆谆教诲",给有意向走艺考路线的学生推荐培训机构,甚至给那些没有艺考想法但成绩较差的学生"指明路";培训机构花尽心思设置课程,丰富收费选项,将到手的学费视贡献程度给各环节输送。

用回扣让中学老师帮着拉生源,是公开的秘密

王东说,成本低是这个行业的一个显著特点,"本小利大,谁不敢赌?"成本到底有多低?"没有办学资质的野班子,不论大小,都能赚钱。"邬新明说,因为投入水平不一样,成本高的正规机构在招生上竞争不过黑机构。"家长和孩子在决定参加艺考前,根本对此一无所知。等要考了,才到处了解。"王东说,在都做广告的情况下,"(考生)学校的老师是关键。他们给学生、家长推荐哪家机构,基本上都会奏效。所以各家机构,不论是否正规,用回扣拉拢中学老师帮着拉生源,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正是在这个环节,正规机构往往败在黑机构的手下。据了解,正规机构一般给学校老师的生源提成,在20%至30%之间,黑机构可以给到40%至50%,甚至达到60%的也并不鲜见。

女儿今年高考的刘先生说,孩子去年暑假参加了电视编导专业课培训,48个学时,每学时40分钟,学费4800元,后续半年还参加了一个提高班,一个考前保过培训班。"后面都在一家,是孩子学校老师推荐的班,一共27000元。加上买教材、视频资料、听讲座之类的费用,下来至少35000元。"

西安艺术教育学会秘书长张力也坦言,这个现象比较普遍。"老师拿回扣介绍学生,甚至学校层面参与和培训机构的分账,这都是现实存在的。"

采访中,有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美院附近一家机构的所有者在返现方面"非常狠","直接买新车开进学校去送,你说谁玩得过他?"

承诺收买评委保过,其实是空手套白狼

年初那一场艺考,被称为"史上最难艺考年",一是因为艺考政策收紧,全面实施省级艺术专业统考,取消了部分学校的校考招生资格;二是因为艺考的文化课门槛也进一步提高。即便如此,竞争依然十分激烈,中国传媒大学表演专业报录比更是高达172:1,再创新高。艺考不容易,花费也不低。学生们压力很大,家长们更不愿有闪失。于是各种"保过"、"内幕"也找到了寻租的土壤。马女士的女儿去年参加华东一所高校的校考,为求万全,考前花高价在当地报了一家保过提升班。考试前一天,培训班通知要考某部电影的影评,并给出要点。第二天考试中一道大题,果然是该影片的分析。听女儿说,培训班老师竟挂着证件,进到考场里给自己的学生现场"指点"。

除了漏题,还有连通校方、阅卷者的。王东说:"画上做记号,让带过自己的教授一眼能看出,这是美术培训圈都知道的。"

"艺考是教育腐败的一个重灾区。"西安市教育部门一位内部人士说,因为专业课评分有足够的"主观弹性","一幅画,怎么才算'表现生动、艺术气息强'?衡量起来不就是主观判断吗?"

上述人士表示,各地艺术统考经常传出泄题风波,"有的命题委员自己开着培训班,考试中作弊的情况也有发生。但只要别太过,一般都没事,但有这种本事的,培训费肯定更贵,给考生稳妥,他要打点的也多。"

"我还见识过更牛的。"王东说,有人给家长吹自己能直接拿下评委,给15万绝对保过,"但实际上他根本不认识,钱收来他不动,等考试结束,考生要过了,他就名正言顺、心安理得;要没过,去给人家退钱,随便编个理由。"教育学者熊丙奇曾表示,"艺考招生畸形繁荣,一是高校为赚钱,二是学生为混文凭。导致一些高校不坚持招生、培养标准,沦为'贩卖文凭的工厂',衍生出种种艺考乱象。"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IP:
  • 内容:
  • 艺术分享 © 2017 版权所有. 热线:020-81721913
  • 邮箱:art@8ms8.com 扒美术吧 ms.8ms8.com
  • 粤ICP备07017298号